当前位置:60242旅游布鲁塞尔有什么好玩的
布鲁塞尔有什么好玩的
2022-09-23

布鲁塞尔的建筑是比利时的一大特色,他包含了多种元素和文化符号。小于廉撒尿雕像的故事我们应该听说过,这座雕像是游客的必游之地。你们也可以去看看。

从火车徐徐离开科隆的那一刻起,我的心情似乎有些不爽,因为德国之行结束,意味着我苦心孤诣筹划近乎一年的欧陆之旅,三分去其二,只有可怜的十九天时光,孤独的等待着我灰色的造访,截止到我写文章的今日,又过去了两天。哎,真的是掰着手指头,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来旅行,又要掰着手指头眼看着时光流去。快乐,虽然是人生的永恒,但是为了要达到这个主题,又需要经历多少艰辛和苦痛,才能走到幸福的彼岸呢?坐在列车上,窗外的景色,也都变得有些颓唐,黯淡着我的黯淡。

不过,自从来到了布鲁塞尔,心情立刻为之大变。喔,原来,这就是欧洲的政治心脏,这就是被缪斯女神营造的古城,这就是被上帝眷顾的掌上明珠,望着大广场四方矗立的美轮美奂的建筑,多少忧愁又付烟雨中,旅行,真的是延年益寿的不二法门,心情会随着周遭的景物陡然而变,任何的烂漫浮华,都会蜻蜓点水般的给你的心情拨动轻快的涟漪,让我们沉浸其中。

布鲁塞尔,有着一种醉人的精致。还是从大广场来说吧,面积和米兰巴黎柏林的广场相比,自然无法相提并论,广场如同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同周围国家相比只能黯然失色,但是其精致绝伦的建筑,却登峰造极,任何来到广场上的人,不得不仔细驻足,默默在原地转一个圈,目不暇接的看着广场上每一个建筑,如数家珍的欣赏着每一个建筑的回廊、尖顶、瓦片、屋檐,每一处凸起的细节,都是一尊可爱的雕塑;每一出凹陷的窗口,必然是一幅灵动的壁画。这一面巨大的白色的建筑,已经被数不胜数的圣人和天使填满,以至于完全看不出墙壁,一种深入灵魂的奢华击打着你的心灵,让你轰然而攫住,睁大了嘴,似乎能把各种发自肺腑的赞叹一口吞掉。再往旁边看去,却是一面朱红色的围墙,颜色略似我国宫廷,但是却并非宝相庄严,而是巧夺天工,吹着号角的肥硕天使;踏着青草的健壮小路,以及被英雄压在身下的麋鹿羔羊,一个个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让人看上去忍俊不禁,整座建筑似乎都要腾空而起,闯入你的心扉;旁边的建筑,本是一面白绿相见的花纹,头上却顶着金色的毡帽,活灵活现的,就像是一个憨厚的孩童,在雪地里怯生生的望着陌生的人群,也许这座建筑就是上帝点化,不然,它怎么会如此平易近人呢?布鲁塞尔证券交易所,这个名字似乎应该是金碧辉煌灯火灿烂,却是一座古色古香淡雅无比的三层粉色楼房,几百年的风雨荏苒,将楼房涂上一层漠然的灰色,正如中东少女的面纱,我们依然可以透过阳光洒过的缝隙,看到她绝色的风韵。大广场周围的建筑,通过大师们的精雕细琢,早已不是静止不动的石板砖墙,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美人,性格不同,却落落大方,向四方游客抛着媚眼。初到欧洲,你会惊诧于任何一个广场的美色,但是看久了,一定会审美疲劳,最后见怪不怪了,但是布鲁塞尔的广场,这的让我眼前一亮,重新找回了两年前初入布达佩斯的感觉。一种婉约而又澎湃之美,从眼界直达我心,我在其他地方,都是不多见的。

布鲁塞尔有奢侈品一条街,圣于贝尔画廊街,有点类似米兰一条街,不过却不似米兰那样媚俗,满街金光闪闪,名店云集,让人们瞠目结舌,拜倒在黄金白银的石榴裙下;布鲁塞尔的街,虽然也是雕梁画栋,但是却没有任何金钱的鄙俗,相反,这里的每一尊雕像,每一处精巧的设计,都浸润着一层浪漫的底色,让我们看了,多了一层温软,多了一丝慰藉。如果米兰的奢侈街,好比是北方腰缠万贯的富贵女子,那么布鲁塞尔的于贝尔街,就是手执江南纸伞,操着吴侬软语,轻声细语的水乡豆蔻。你不会因为她的奢华而被拒之门外,相反的,你也会大胆的走入其中,仔细欣赏着这里的每一处浮夸,每一处鲜艳,纵然大多数,都是买不起的珍品,但是却不会让我们显得自卑,这边是比利时的贴心之处。

布鲁塞尔令人心醉的精致,在甜品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比利时巧克力的名号蜚声世界,谁人不知,世界十大巧克力,大半在比利时,可见比利时人,已经把巧克力镌刻到骨髓之内。在布鲁塞尔,会让人联想起日本的甜点了,日本人会用灵魂培育食物的花蕾,让它绽放出最为鲜艳的花朵;而比利时人,却赋予了甜品更新一层的内涵,在他们的手中,甜品就是一件雕塑,一份名画,一份艺术,精益求精似乎都无法诠释。驻足在玻璃窗外,看到人们悉心呵护着他们手中的华夫饼,抱在手心,就好像自己的孩童,驾轻就熟的滴撒巧克力,看上去漫不经心,实则匠心独运,每一个手势都是恰到好处,非要把一个关节的摆动,都要当作一份艺术似的。这样的佳作,无需吃下去,唇齿就早已填满了唾液,待摆到餐桌,你都不忍落插,谁又这样忍心,将这样完美无缺的生命吞下呢?于贝尔画廊街,可以看到许多雅致的巧克力店,走进去欣赏每一份造型多样的巧克力,真是赏心悦目,哎,可以将洛可可风格发挥到如此无以复加的国度,也只有比利时人了吧。

布鲁塞尔的美,还体现在画布上的风雅。比利时是16世纪弗莱明斯画派的故乡,一代大师鲁本斯生活工作的地方,留给比利时太多的文化遗产,虽然大多数已经散落海外,被拿破仑等侵略军劫掠外国,但是仍然有许多珍品收藏于比利时各处地方。安特卫普的圣母教堂内,保有鲁本斯的三联画《耶稣上架图》《耶稣下架图》和《圣母升天图》,这三幅名画,体现着大师纯熟的笔法,和多变的笔触。说也奇怪,也许只有日本人才能和比利时这样精工细作的心态相互融合,以至于鲁本斯最受欢迎的国度,竟然是遥远的东方日本,尤其这个大教堂,还被改编了日本动漫,宣称“只有到此拜见了圣母,才能求得真姻缘”,不少日本人远隔重洋前来求法,不觉莞尔。比利时皇家古典画廊,也有很多著名画作,旷世经典有两幅,一幅是勃鲁盖尔的《反叛天使的罪恶》,画家是风俗画派的奠基人,而这幅画作却有着一层浓郁的中世纪风格,但是每一个天使和魔鬼的表情,又凸显着文艺复兴后期人本的特点;新古典主义画家达维特的《马拉之死》,著名到都上了我国中学历史教科书,篇幅不大,却触目惊心,没有狰狞的面目,也没有太多殷红的鲜血,但是却将整体营造出了惶惶不安和惊慌失措,真是大师手笔,寥寥数笔就扣人心弦。美术馆还有很多其他画家的作品,尤其是弗莱明斯画派的安东尼·凡·戴克以及雅各布·乔登斯等人的名画,囿于篇幅,在此便不加多说。

很难想象,并且深让人垂泪,如此景致到心醉的城市,却被恐怖主义蒙上一层阴影,布鲁塞尔被称为“欧洲恐怖之都”和“驴教之城”,不觉叫任何人哀婉神伤。据我观察,布鲁塞尔的穆斯林,也没有电视中宣传到占据了四分之一,也许他们都穷困潦倒,无暇在市中心匍匐前进吧,但是遇到包头巾的概率,明显多过德国和东欧。恐怖主义,令人谈之色变,又令人咬牙切齿,我们当然可以从伊斯兰教教义找出若干类似邪教的章节加以指摘,但是这也不能从根本上解读布鲁塞尔恐怖主义的谜团。在我看来,欧洲自然有着恐怖主义的土壤,政治正确正是恐怖主义的温床。经过二战的极右反思,欧洲突然成了广纳百川的圣人,难民蜂拥而入,虽然填补了劳动力空缺,但是却没有找出一种合适的主义来同化。欧洲人总是把多元文化放在首位,将自由人权摆在桌面,殊不知,多元文化反而造成了外来移民的孤立和抱团。因为两方文化本是格格不入的,你却非来无条件的多元文化,而不强调主流认同,使得穆斯林们没有途径和办法,也没有动力和心情去了解你的文化,而你打出的多元文化,又让你对外来文化敬而远之,久而久之,穆斯林们便被多元文化的旗帜多元成一个固有集体,这个集体本来就远非现代文明,便结成社会的毒瘤,一发而不可收拾。

再有一点,单从比利时来说,精致的玻璃罩下,却有着一面面看不见的橱窗,让外人很难走入这里的核心。比利时法语人口占多半,还有大量的荷语人和德语人,这些本地人相互都互有歧视,难有合作,而又如何能对外来移民另眼相看呢?恐怖分子,都是在抱团取暖中潜滋暗长的。在布鲁塞尔,似乎能够感到一种穷人的恨意。我在餐厅吃饭,餐厅专门开辟一个区域是穷人区,出售极为廉价的垃圾食品,招待黑人和阿拉伯人,看上去是对他们的恩惠,但是让他们看到隔壁的我们吃着精美的华夫,啜饮甜蜜的干酪,你觉得他们不会心生恨意?我在欧洲还真的没遇过,穷人硬闯入一等车厢的,而在今日,一个黑人就被查票员硬生赶出了车厢,从他眼神散发出的无奈和恼恨,真是让我不寒而栗。布鲁塞尔的穷人,似乎不安于现状,政府已经赐给他们这么多福利和好处,他们还要挑战富有者的权威和特权,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不是那扇无形的精致玻璃窗,隔绝了他们融入主流社会的心吗?所以,我的愚见,任何移民国家,接纳难民都要量力而行;并且宣扬多元文化的同时,必须要强调主流文化的认同,包括澳大利亚!

布鲁塞尔,不只是憨态可掬的撒尿小童于连,更不只是那一颗颗精巧美观的巧克力,也不在于一杯杯甜润肺腑的热巧,布鲁塞尔的美,少了巴黎的浮华冷艳,多了一层人性的微笑和甜蜜;少了米兰的富贵荣华,多了一层普通的恬淡和优雅;少了布拉格的妙笔生花,多了一层生活的温顺和谦和;少了柏林的磅礴大气,多了一层美学的随意和从容。这就是布鲁塞尔,纵然恐怖主义留下了难以去除的污点,但是瑕不掩瑜的美,扑面而来的精致,还是让人一醉千年。请记住我的誓言,我一定还会再来,布鲁塞尔,这是你我千年的约定。

布鲁塞尔(Brussels),比利时的首都和最大的城市,也是欧盟EU的主要行政机构所在地,有欧洲的首都之称,另外也是200多个国际行政中心及超过1000个官方团体的日常会议举办城市。这座城市拥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其以皇宫为中,沿“小环”而建,与周围的博物馆,摩天大楼和中世纪古建筑相得益彰。官方语言:法语和荷兰语,货币:欧元。自由行轻松简单。

我的这趟行程一共2天时间。第一天,杜塞尔多夫到布鲁塞尔。德国西部的三座城市(科隆,杜塞尔多夫,亚琛)去德国周边的三个国家(荷兰,比利时,法国)都非常方便,不建议搭乘飞机,火车和大巴都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选择。这趟我选乘的flixBus三小时就抵达布鲁塞尔火车北站,可谓非常方便。酒店check in完毕,布鲁塞尔之行就开始了。在这里,我把布鲁塞尔的景点区域划分为内圈(大广场)和外围(欧盟区,郊区)两块,第一天下午的小半天时间我打算先游览外围区,在这里我推荐布鲁塞尔的交通24h通票(7.5€),性价比超高。

乘坐地铁来到来一个景点:皇家广场(Royal Square),广场位于布鲁塞尔皇宫的一侧,是布鲁塞尔老城区的制高点,广场中央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指挥者的骑马雕像,后方的大型古典建筑是柯登堡圣雅格伯教堂(Sint-Jacob-op-de-Koudenbergkerk),这个广场周围的建筑左右对称,都是十八世纪新古典主义的建设,布鲁塞尔皇宫(Royal Palace of Brussels),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Koninklijke Musea voor Schone Kunsten van België),马格里特博物馆(Musée Magritte),乐器博物馆(Musical Instruments Museum)等分布于此。美术馆门票:3€,皇宫只有夏季才允许入内参观,可惜了。

广场区转完搭乘地铁来到:大小萨布隆广场(Place Du Grand Sablon & Place Du Petit Sablon)。小萨布隆是一个街心花园,向你述说着16世纪时低地国家的人反对西班牙统治者的故事。大萨布隆指的是萨布隆圣母教堂,外观雕刻很漂亮,周围有很多古董和咖啡店,广场不远还有一座小堂教堂(Chapel Church)。大萨布隆教堂不让进,小堂教堂免费参观。

之后从萨布隆广场坐电车来到司法宫(Palais de Justice),Tip:三个景点其实都在一条主路(Rue de Ruysbroeck)上,步行十几分钟也能到,但是有交通通票任性,保存精力很重要~司法宫是比利时最重要的法院建筑同时也是布鲁塞尔的地标,现代与古典融合式的建筑。修建司法宫造价共计4千5百万比利时法郎,是19世纪最浩大的建筑工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撤退的德国人放火烧毁了部分建筑,圆顶坍塌,直到1947年修复重建工作才完成。司法宫的前方是Poelaert广场,广场中央矗立的是步兵纪念碑,这是为了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作战的比利时步兵。纪念碑建在一个凸起的平台上,俯瞰布鲁塞尔市中心。英文翻译碑文记载:“为国战死的步兵”。Tip:司法宫无门票,但是只有周一才允许参观。

主路上的景点参观完毕,我们乘坐巴士直达五十周年纪念公园(Parc du Cinquantenaire)。五十周年纪念公园是一座大型的城市公园,位于布鲁塞尔欧洲区最东部。公园周围大部分建筑是为了庆祝比利时独立50周年由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下令修建的。中间的凯旋门于1905年建成,通体由铁、玻璃和石头构成,象征了比利时当时的经济和工业状况。将近30公顷的公园绿地由一个个小花园、池塘和小瀑布组成,在20世纪初举办了很多交易会、展览和大型庆典活动。由1930年起彻底变为一个休闲放松的场所。皇家军事历史博物馆(Royal Museum of the Armed Forces and Military History)位于公园北部,五十周年纪念博物馆(Jubelparkmuseum)和汽车世界博物馆(Autoworld)占据公园的南侧区域,西北角坐落着人类激情之庙(Temple of Human Passion)和布鲁塞尔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Brussels)。

穿过公园,来到欧盟区(Institutions Européennes)。只见街道被一条笔直的中轴线所分割,两旁全是欧盟的政府办公机构和大楼,这里略显冷清,行人步伐急促,表情严肃,给人一种压抑感。比较知名的建筑有:隶属于欧盟委员会总部大楼(European Commission)的贝尔莱蒙大厦(Le Berlaymont)。不能入内参观比较遗憾。

第二天早起,上午的半天时间,趁着通票还没过期,把最后三个偏离市中心景点参观掉。第一个景点,大名鼎鼎的欧洲议会(Europees Parlement),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及欧盟委员会共同组成欧盟三大机构,是欧盟的立法、监督和咨询机构,是唯一的直选议会机构。这里可以无需预约,买门票,由议会的工作人员兼职导游带领我们免费参观,每个整点开放,安检很严,门口有装甲车和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禁止拍照!来到这里我感觉异常兴奋,传说中的欧盟总部啊~这里一定提醒各位同学的是,议会的禁止参观时段很多,限制也多,想去造访的同学最好提前上网查询好欧盟总部的开放信息,以免败兴而归。

在欧盟总部待上大约一个时辰,下个景点也是举世闻名,布鲁塞尔的地标性建筑:原子球塔(Atomium)。原子球塔于1958年为布鲁塞尔世博会而建。高102米,由相互连通的九个直径18米的球体组成,象征一个铁原子被放大1650亿倍,顶端球体中的全景厅可以欣赏到布鲁塞尔城令人惊叹的景观,天气晴朗的时候甚至可以远眺到安特卫普。夜晚,九个球体闪耀着2970盏LED灯,光彩夺目。从市里地铁到这,需要20多分钟,地铁的倒数第二站。门口的排队买票时间偏长,最好提前网上预约,门票:8€。

最后一个偏离市中心的景点,也是一个会被很多人错过的景点,圣心国家圣殿(Basilique Nationale du Sacré-Cœur à Koekelberg),它是一座罗马天主教宗座圣殿和圣堂,从巴黎圣心教堂汲取灵感。作为世界面积第六大的天主教堂,圣心国家圣殿坐落在库克尔贝尔赫山顶(Koekelberg),所以又叫做库克尔贝尔赫圣殿(Koekelberg Basilica),这座全部由钢筋混凝土和砖块建造的巨大教堂以其双塔及高89米的穹顶为特色,耸立在布鲁塞尔西北的天际线上。门票:教堂免费,塔楼5€。

至此布鲁塞尔城市周围的景点都参观完毕,剩下的就是以大广场为核心的市中心一条线了。利用通票的最后时间坐地铁直接来到撒尿小童附近。步行不远,在一条街的拐角处,就是布鲁塞尔的市标:小于连(Manneken Pis),也称为撒尿小童像。这座闻名于世的小男孩铜像是一座座落于市中心步行区的雕像及喷水池。这个五岁小孩身材的雕像不大,但有将近四百年的历史,游客众多。小童周围的街道小巷简直是甜食党的天堂,各式各样的甜品店紧挨在一家,门口摆的华夫饼品种繁多,令人眼花缭乱,大街上香味扑鼻,让我当场食欲大开!在这一天之内我品尝了至少五家甜品店,良心推荐:Maison Dandoy,它家的最好吃!

在这里吃饱喝足之后,我们步行,经过塞尔克拉斯卧像(Everard 'T Serclaes),来到布鲁塞尔的中心广场,欧洲最美的广场之一(也是我最喜欢的广场之一):布鲁塞尔大广场(Grand-Place)。广场于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广场面积不大,长110米宽68米,各种酒吧、商店和餐馆点缀在广场四周,使广场上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每两年的八月,一条无与伦比的鲜花地毯会铺设在广场中央,长77米宽24米,上百万五彩斑斓的秋海棠组成各种美丽的图案。市政厅(Brussels City Hall)是布鲁塞尔大广场周围最重要建筑物,是一座中世纪的哥特式建筑,中间的塔高96米,整栋建筑看上去十分优雅、对称和精致,仔细的看一看上面的人像,惟妙惟肖,有圣人、快乐的夫妻、罪人等等。市政厅的正对面是布鲁塞尔城市博物馆(Brussels City Museum),博物馆的二层被称为“小于连的衣橱”,这里有上百个小人偶模特在展示小于连穿过的服装,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试衣间,房间的抽屉里也藏着很多衣服。广场上游客很多,拍照不是很方便。为了找一个绝佳的摄影地点踩点了很久,最后跑到广场西侧的La Brouette餐厅二楼去拍广场全景(餐厅需要消费,我点了一杯酒,为了拍照也是拼了)。这里推荐大家:夜晚的大广场也非常热闹,尤其广场的夜景非常漂亮,古老的建筑在灯光的映射下,五光十色,美轮美奂,值得你专门为此蹲候到夜幕降临。

逛完大广场,从侧面小巷钻出,来到圣于贝尔长廊(Galeries Royales Saint-Hubert),长廊是一座集购物,休闲和娱乐的天堂。狭长的拱形玻璃屋顶下,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店面位于长廊两侧。圣于贝尔长廊包含三个部分,主体是各自超过100米长的国王长廊和皇后长廊,还有一个小一点的王子长廊。长廊建于1846年5月6日,耗时18个月,总长213米的长廊于1847年6月20日建成。长廊内遍布时装店,古董店和咖啡店等,还有一个1847年修建的电影院,1951年重新装修,是布鲁塞尔三个皇家剧院之一。

穿过漫长的圣于贝尔长廊,出来迎面的古典建筑就是皇家铸币局剧院(Koninklijke Muntschouwburg)。顺着大街往南前行,来到比利时最重要的教堂:布鲁塞尔圣米歇尔圣古都勒大教堂(Cathédrale des Sts Michel et Gudule),7月21日的独立日活动,全国性的天主教典礼,比如皇室婚礼或葬礼都会在此举行。教堂早在1047年就存在了,13世纪经过重新翻修,变为哥特式风格。唱经楼建于1226年到1276年之间,教堂外立面于15世纪中叶修建完成。教堂南塔楼拥有皇家铸钟厂制造的49个排钟,周日音乐会时人们可以欣赏到它美妙的钟声。该教堂属于哥特式建筑。由于教堂外面没有太多的装饰,它保留了哥特式建筑的简单线条性,整体看上去修长,风格醒目,可免费参观。

参观完教堂朝北爬坡前行,来到布鲁塞尔国会广场,国会柱(Congress Column)坐落于此。国会柱一开始是为了纪念1830至1831年之间国民议会创立比利时政府和宪法修建的。之后为纪念比利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牺牲者,五位无名烈士于1922年11月11日被埋葬在纪念碑脚下,他们的坟墓前是一个长明火。1998年,二战结束后比利时牺牲者第二次被添加到纪念柱。第三次添加的是献给1945年以来为和平服务而牺牲的比利时士兵。与国会柱相隔不远的最后一个景点是比利时漫画艺术中心(CBBD Musée belge de la Bande dessinée),比利时是漫画人物丁丁和蓝精灵的故乡,这里的展览既有我们非常熟悉的漫画人物,比如丁丁和蓝精灵,还有其它超过670位卡通画家的作品。里面还详细讲述了漫画的发展历史,有中文版本,可谓怀旧之旅。门票:7€。

到这里正好也走回了酒店,布鲁塞尔之旅也将画上句号。晚上,我们在大广场的背面,布鲁塞尔证券交易所(Bourse de Bruxelles)对面的亚洲街用的晚餐,那条街都是亚洲风味的餐厅,吃不惯西餐的同学有口福了。

布鲁塞尔给我的总体印象很好,消费在西欧属于中等,交通方便,好吃的餐厅,甜品店非常多,我很满意。本人在三年前有幸跟随旅游团来过此地,比利时算是我欧洲最早游玩的几个国家。那时候人生地不熟,选择跟随旅游团,整个行程安排紧凑,很多景点都是匆匆一瞥,宛如走马观花,让我错过了很多美景和美食,留下不少遗憾,也让我立下了再也不跟团,自由行到底的flag。这趟王者归来,我终于把这座城市完完整整的走遍了.